Monday, December 31, 2007

糊涂岁末


2007年12月31号,今年的最后一天了。有什么特别的是记载?有什么特别的事想做呢?不就是见到人就说说“新年快乐”之类的话。

不过今天凌晨却干了件傻事,昨晚问了家族经营海鲜的友人海鲜批发市场地址便跟朋友去见识见识,谁知今天是休业日。凌晨一点扑了个空,有够蠢的。看来这算是今年所做的最好笑愚笨的事了。一日之计在于晨,好糊涂的一个早晨。^_^

Thursday, December 27, 2007

我也反垄断

video

有一天当我把我的horjunior bounce card介绍给摄影界的同好时,得到其中一个回应大略如下:“怎么你的作品出奇的像Flip-it,至于耐用程度我就不懂了。但是我在某某网站,用了$XX.XX买的肯定很好用”尽管对方用另一个身份来回应但是大家心知肚明对方是谁。后来我直接把对方所说的Flip-it照片贴上去还毫不避忌违的说明我的概念是源自它。

一个多月后的今天我也看到对方依据我的horjunior bounce card模式改进了他的产品,呵呵呵。。。这个感觉真好,就是不想一个人只手遮天垄断整个市场,这是好事吧。再说他们进口的这只反光板真的很贵。摄影本身就是很贵的一项嗜好/活动,我只希望能够替大家省点钱。

Wednesday, December 26, 2007

微距圣诞


这个圣诞节早上我跟才舜兄拜访了蚱蜢先生跟蜘蛛小姐。它们说圣诞节没什么礼物好送给我们所以摆了几个美姿给我们当圣诞礼物。呵呵呵。。。

说来轻松但是这几张玉照就拍了几小时,汗流浃背回家打开看百多张仅有五,六张是清晰的,微距世界果然不是粗枝大叶的我可以想象的。得加把劲才行。

Monday, December 24, 2007

真够处女的Web


网页设计这个东西对我来说是又爱又恨的,我靠它赚取了一点的外快(对网页设计师来说可以算是微薄的金钱吧)。对于html及其他的电脑语言所知的始终还是那么的少。当初学习它并没什么打算,就是多学一样东西。反而比较注重3D软件,谁知3D软件到现在却没什么进展。

心血来潮试着打开我的网页处女作,哈哈哈。。。竟然还在。当时是为了交功课而作的网页。下载的时间是有够长的,因为老师为了简单的教会我们网页设计而走捷径;就是把所有的内容都转去Gif档,然后加上link就成了(一位很够懒惰的年轻老师)。现在看了真的有点惨不忍睹的网页啊~不过里头的资料全都是真实的,没有别人的作品哦。

当时班上的同学看到index page就不断问我,“喂,你的公司真大间咧~”什么跟什么嘛这只是从我爱读的ish杂志里头拿来用的啦~
(不知道当时心里有没有一直呐喊:“那些只是陪衬的,我的作品才是好料啦~”)

Friday, December 21, 2007

盛世天光~李天葆


要说这些年最想念的马来西亚作家是谁呢?我想我会说李天葆。是的,可能很多人都不是很熟悉他(包括我在内)。每一次读他的作品就是能够让我感动,“红鱼戏琉璃”,“槟榔艳”等等都是值得一读再读的。

他就是能够把过去的南洋景象重现于那些薄薄的纸上,仿佛那些故事只是发生在不太遥远的昨天。会把南洋风情描写得如此细腻,丝丝入扣,或者你会说他本来就是那个年代的人;但是当你细查他年龄是你会惊讶的发现他是那么的年轻。
腰缠“盛世天光”这本小说的小字条这么写着“南洋的华丽与苍凉,张腔张派海外传人”这里的张腔张派是指张爱玲,不过很不好意思我到目前为止仍未有机会拜读张氏的作品所以无从做比较。

旧日南洋故事仍未被说尽,原来我也是依恋着旧日的种种美好时光(谁说一定要经过那个时代才能缅怀它的好呢?)

Thursday, December 20, 2007

另一个角度


别问我谁是主谋,我们都是好奇的路人甲乙丙丁。。。

今早约了才舜兄等人出游拍照(据说可以看到海鸥觅食呢~),很不幸的十二月的阴雨天就是这么糟糕;早上起床未见乌云而且还有点阳光呢。谁知抵达目的地时即见黑压压的乌云开始囤积在天上准备大展拳脚。惟有匆匆的离开那里,后来才决定去双林寺(别问我为什么叫双林寺因为去我也是第一次去的。不过我敢肯定的是它跟林青霞,林凤娇是没有关联的。:P)

在室内没拍到什么照片因为带去的两个镜头都是小光圈的,不过后来才舜兄借给我的微距接环跟那颗陈年老镜(第一代80-200 f2.8 ED)真了不起。这才让我拍到那些美丽的莲花的另一面。

难怪这么多人沉迷在微距摄影里头,原来如此啊~

Monday, December 17, 2007

那天你嫁了。


带着我们满满的祝福你出嫁了,也是一次难得的聚会;许久没见面的老朋友见面了。找不到说忙的借口。依然是百无禁忌的你,但不再是那个拿着图纸包包跟大伙一起逛街的女孩了;也不再是那个看到小孩会害怕而是满心希望明年能够生个胖娃娃的女人了。

Friday, December 14, 2007

弟弟哟,弟弟!

video
二姐生下第二个娃娃了,好可爱。起初还有些许担心三岁的大儿子会不能接受小儿子。不过经过几天的观察,情况并非如此。大儿子每天从保姆家回来就会进房间看看弟弟,甚至还会帮弟弟把被单盖好呢。那就继续相亲相爱吧。^_^

我爱尼康(泥坑)。


吉隆坡客串回来的这几天都在忙着一件事,帮朋友订购他的尼康D300。目前最热门的尼康中阶单眼相机。因为是最新的,有钱也未必买得到;就算找到也要付出很高的价钱。因为有相熟的相机店所以朋友才托我寻找。朋友明天要出国,所以很饥渴的想在今天“取机”。而我很鸡婆的也想要今天看机,摸机。虽然不是最高阶的终极机种D3但我也希望今年能入手一架啊~(今年还剩17天所以这个是假话。^_^)

另一位专业摄影师朋友也说他已经订了一架D3,天啊~太恐怖了。我已经恳求他到时一定要让我摸一摸,膜拜膜拜这个今年的尼康全片幅的机皇;看看能不能带来好运。呵呵呵。。。

Wednesday, December 12, 2007

“不安全就移民吧!”


照片源自“大马今天

“不安全就移民吧!”
巫统议员反驳治安不靖
updated:2007-12-11 12:38:53 MYT

(吉隆坡讯)巫统国会议员表示,若人们觉得大马不是个安全的国家,大可迁到其他更安全的国家居住。

巫统马兰国会议员依斯迈姆达立辩论国内安全部长减薪10令吉的动议时,不满行动党华都牙也国会议员冯宝君及大山脚国会议员章瑛指国内治安不靖,妇女都害怕外出的言论,并挑战她们∶“如果大马真的不安全,你们应该离开大马!”

章瑛反驳说∶“大马是我的国家,我有权继续住在这里,并可谴责当局没维持好治安。”

章瑛说,巫统国会议员不觉得大马治安败坏,是因为他们有钱聘请私人保镳、安装闭录电视,但普通百姓却没有这样的保障。

巫统京那 丹岸区国会议员邦莫达指说,干案的罪犯没有受到对付,其实是因为罪犯被捕后聘请好像古拉那样的律师抗辩而洗脱罪名。

古拉马上反弹,但对方拒绝让路发表意见。

邦莫达愈讲愈离题,最后提到兴都权益委员会时说∶“反对党整天都提减薪动议浪费时间,倒不如提动议逮捕古拉,因为他是印裔,假如他有涉及这组织活动的话,今天就应该捉他。”

大山脚区议员章瑛和士布爹区议员郭素沁马上起身为同僚辩驳,指邦莫达已经严重离题,而且还人身攻击。
(星洲日报2007.12.11)

我不管发表以上言论的人出发点为何,但我能确定的是当一个国家的治安课题被带到国会讨论时得到的是这样的回应,那是多么的讽刺,可悲的事。姑且不谈我们是如何的争取独立吧。那既然是一个国家,有问题不是应该共同面对,共同解决?而是一味的逃避。难道这是一个独立50年的国家政府该有的态度?

我记得小时候我们有rukun tetangga(睦邻计划),何时开始我们不再需要他了?不是说社会富裕了,安全了吗?怎么治安的红灯却越见火红呢?

Friday, December 07, 2007

一周年纪念?


■ 週三晚上的一場大雨,柔佛州一些地區再次陷入水患夢魘。馬賽鎮頓時成了一個水鄉。
照片源自星洲日报网站

一年前的恐怖水灾阴影再次出现,连续两天的大雨,柔佛许多地方再次变成水世界了。尽管当地官员说得乐观但始终不能掉以轻心。但愿这次不会像上次那么糟糕吧。
segmat.com news
星洲日报新闻

Tuesday, December 04, 2007

X'mas的迷思?


插图源自wikipedia

对了,年尾了,圣诞节即将莅临。到处都有许多花饰摆设迎接它的到来。忽然想起,在童年或少年时代的那段日子里,圣诞节仿佛没出现过,甚至我还问老同学究竟我们的圣诞节有没有假日?因为以前我们是休息星期五星期六的(回教徒同胞要上回教堂祈祷啊~)。

家乡昔加末的康文女中因为是天主教学校,往往会看到天主教堂有些许的装饰。这就是我的童,少年代的圣诞节了?(老实说我真的印象不深)

交换礼物变成了城市人的一项圣诞节礼仪了,每每会看到许多人买了大包小包的礼物(真的有那么多人会懂/ 会买你想要的礼物咩?),朋友笑说这是商业行销的成功。原来圣诞老人是存在的,只是他们已经化身在这些城市人身上了(那小镇的孩子怎么办?)

Monday, December 03, 2007

SB-400 Bounce Card


经过不断的试验,改进,修改。哈哈哈。。。经过几天的努力总算把我的SB-400 Bounce Card(反光板)弄出来了。因为市面卖的都好贵而且也不见得实用所以自己就动手做。自己动手做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嗯。。。应该给她取个名字,可是该放什么名字咧?

Saturday, December 01, 2007

告示牌


有一天经过某个建筑物走廊,看到两个告示牌,其中一个有趣的四语告示牌。只看懂其中三种语文,但是国语的那句写得好像有点怪怪的,写到好像有个人在那边苦苦哀求你别在他的地盘撒野似的。有趣。

Wednesday, November 28, 2007

红梅乳酪蛋糕


昨天包工(sub-con)比约定的时间足足迟了一个多小时。我在等他的当儿去了图书馆借了本Mitch Albom 的再给我一天(For One More Day中译版),肚子也有点饿便在附近的饮食店点了咖啡跟(Raspberry Cheese Cake)红梅乳酪蛋糕来吃。酸酸的,正合我的胃口。

Friday, November 23, 2007

街头卖艺

video
那天约了朋友在地铁站等,一出站便看见街头艺人在吹笛子。不是特别动人的曲子不过还是有点感触,觉得有点纳闷;为什么视障人士就必须跟街头艺人挂上等号?那些没音乐天份的该怎么办?不喜欢用怜悯的眼光来看他们(他们也会在意的,我想)

对了,我听老一辈的安哥说如果有机会捐钱给他们时尽量给硬币因为那些替他们计算收入的人会悄悄的把纸币收起来而不被发现。(希望是假的吧。)

上次看到“黑眼圈”里头的那对马来街头艺人夫妇,听到他俩的独特的歌曲不禁让我怀念起都门生活。常在半山岜巴士总站附近看到他们的演唱,没有停下来细听他们唱的内容。想不到多年后竟然是在电影里头跟他们重逢。

Thursday, November 22, 2007

你要开始恋爱了吗?


说来有点可怕,但这是千真万确的。每一段感情就像一场赌局,都必须有输赢的心理准备。(当然如果很不幸的你是逢赌必输的人就自求多福咯!)至于放多少的心思(赌注)就看个人了。有人本着自己本钱够多,就算有了一个正室还是会寻找很多的后备轮胎,一双腿能怎么劈就怎么劈。(现在流行男女平等,这个也不例外。女生,对吗?呵呵呵~)

你可以否定这是一场赌局,但你能确定对方也跟你一样吗?我不是想鼓吹“不信任”风,只是这些年看了不少让人伤心失望的故事在身边围绕。当然,我想说的是别太害怕去投入,只要放下了真心真意其他的就让它自由发展。

关于择偶条件呢?有人把人品作为考量的第一位,有人以外貌为优先,有人不觉自己年近半百还想要吃嫩草,有人要先看对方的存款(那要多少才合符约会条件呐?)

以上纯属个人愚见,不是想要恐吓任何人。(因为我不是专家,呵呵呵。。。)

Tuesday, November 20, 2007

苹果酵素


材料:10粒苹果,两粒柠檬,一包冰片糖,玻璃缸一只。

做法:
1) 把苹果,柠檬洗干净后用布抹干。
2) 将苹果,柠檬切片(两者都要连着皮一起切)
3) 依层次把切片苹果,柠檬,冰片糖(敲成两三段即可)一层一层的堆叠在玻璃缸里封上即可。
4) 放在不被阳光直射的阴暗处两星期,取出过滤即可饮用。

备注:在整个过程里一定要避免掺杂到水分,所以玻璃缸一定要干的。

Monday, November 19, 2007

诺亚方舟



昨天跟朋友去了一个由防止虐待动物协会主办的展览会帮其中一个自愿团体“诺亚方舟”义务拍照赚取微薄的收入。朋友说他是被陷害的,呵呵呵~我看他好像也拍得不亦乐乎。(真的咧,不像被逼的。)

我只是负责简单的修改跟印制照片而已,事后当然不放过这机会拍了几张狗狗的照片。另一位新朋友也大方的借他的鱼眼镜头给我拍这些可爱的宠物。整个会场只看见一只猫而已,大概是狗太多的关系吧。哈~

其中一位负责人说由于新加坡地太小太贵,诺亚方舟已经迁移到新山以便让这些小动物可以有更辽阔的活动空间。很有意义的活动,希望下次能有机会再参加。


P/S: a)会后主办单位的联络人还送上T-shirt一件。谢谢咯~
b)百度的诺亚方舟的解释:
http://baike.baidu.com/view/7765.htm


诺亚方舟T-shirt ^_^

Thursday, November 15, 2007

爱之旅

刘文正
风吹着我象流云一般
孤单的我也只好去流浪
带着我心爱的吉他
和一朵黄色的野菊花
我要到那很远的地方
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我要走那很远的路途
寻回我往日的梦

我装扮成不再喜欢你
这样的我也只好去流浪
带一份真挚的爱情和一朵红色的玫瑰花
我要到那很远的地方
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我要走那很远的路途
寻回我往日的梦

我要到那很远的地方
一个不知名的地方
我要走那很远的路途
寻回我往日的梦


离流浪的年代已经太远了,
更不可能去流浪;
这首歌的第一段是我幼稚园时代最喜欢哼的。
到今天我仍然觉得奇怪为什么幼稚园的我会那么喜欢这首歌。
总喜欢依在老家的窗口唱这段歌。

后来得知星洲日报里的一位特约漫画家(鸟人)也喜欢这首歌,
也曾经把歌词放入他的漫画里;
可惜他英年早逝啊。(家里还留着他的亲笔签名的漫画集呢。)
但是我想他应该今生无憾了,
能一园漫画梦已经很好了吧?

Tuesday, November 13, 2007

浪漫十一月

轻轻放
我就是卸不下对你的喜欢
原来爱会慢慢增加重量。。。

阿周的歌缓缓进行着,
十一月是喜气洋洋的一个月份,
有许多场婚礼在进行着就有许多淌血的钱包。
还好我的朋友该嫁娶的都嫁娶了,
不该嫁娶的也嫁娶了,
钱包基本上是不会再受太大的伤害了。

今年的雨季比去年的更怪,
雨在外面大大滴的下,

可室内却好热好热(冷气坏了?)
让我开始想念去年的热情,
或许是在提醒我去年的美丽时光吧!

Monday, November 12, 2007

Rest In Peace



这首不是什么名曲,是电影向左转向右转里头的音乐(没学音乐所以不知道是不是原创曲)。不谈内容因为不算是一出很了不起的电影,甚至可以说有点乱来的内容。有些曲子总会让人勾起一些记忆,这首并没那种功能但听了总是好像有点悲悲的。放在公司的电脑好几年了,偶尔会听到时会不自觉的想听多几遍,就是这样的奇怪。

香港回来三天了,虽然不想开工但现实总是残酷的,我还是被逼坐在电脑前面。这趟旅程拍的照片并不会太多,不过天气倒是真的很不错。但是在怎么不错还是没有太蓝的天,反而气温有点凉爽让人觉得清爽极了。

总算去了想去很久的大屿山的宝莲寺参拜了闻名的户外坐佛,庄严的大佛座下意外的发现梅艳芳的灵位呢。见到有本留言簿,不会写太动人的留言所以只写了Rest in peace,是的,忙碌了二十多年了,该休息休息了。

Thursday, November 01, 2007

爱读书


闻名遐迩的茨厂街四眼仔咸鸭

今天除了早上在公司(比较适合称小房间的小公司)呆一呆就去了工地,以为在那儿流一点汗会让早上昏沉沉的脑袋好些。谁知道放工回到家发现自己好像有点小伤风感冒了。

读到村上大叔的书这样写着,说什么美国人喜欢在夏天读书原因是夏天是长假;日本人嘛~说秋天最好了秋高气爽是读书的好时机。所以在这两个国家的书店都是季节性的兴衰。

那在赤道打滚的我们该怎么办,学学美国人在大热天读书?不行啊,虽然常年如夏可没那么多假期啊~学学日本人秋天读书?不成啊,我们只有湿溚溚雨季咧,天阴阴的,很多人跟动物都会迷迷糊糊的想睡觉(或者犯头疼)。

好了,这下总算找到了咱们不爱读书的原因了----〉原来是天气惹的祸。我们没有适合读书的季节啊。这怪不得人啊,生于斯长于斯,我们习惯了。:P

看看吧,人家可是出名的四眼仔特制咸鸭哦,不是四眼仔讲故事什么的,戴眼镜不代表爱读书,爱读书不代表一定要戴眼镜(由于药力发作开始乱了。。。夜了)

Wednesday, October 31, 2007

LollyPop


照片源自谷歌
因为不确定棒棒糖的英文名,便在谷歌打下lollypop。嗯。。。果然被我猜中了拼音。许久没吃了,最后一次吃应该是两年前了。就像隔太久没穿的衣服那样,吃了一支棒棒糖之后发现牙齿发酸,注定不能跟它再续前缘了。

说到这个棒棒糖,的确是某人的最爱。好像吃不腻似的,即使是在多偏僻的乡下也有办法塞一支在嘴里然后甜滋滋的开开心的乱乱跳。不禁让我觉得超龄儿童不易当啊~

Tuesday, October 30, 2007

A Day With Buddha


昨晚收到摄影协会的通知电邮说自己的其中一张照片入围了。虽然没得奖但能够又一次入围,心里还是很开心的。那天因为不敢肯定所以没放上来。

这是今年跟大伙儿雨季游柬埔寨的时候拍的其中一张照片。算是比较传统的拍摄手法,可见评审还是比较传统的。:P

Sunday, October 28, 2007

最后的落花


今早在植物园拍的一张照片,跟朋友借了这支好镜头70-200VR。还没能好好发挥它的功能,重量也是一大考验,虽然梦寐以求不过只是想想就好那种。实在太贵了。

一滩枯花在水上漂浮着,最新的落花还是那样的特出。当它枯萎之后也就会跟其他的枯花一样的等待腐烂的过程。想到这里它还会炫耀它美丽的过去吗?但愿它是谦虚的。

Friday, October 26, 2007

暖暖一生


用了几天的时间把蔡智恒的“暖暖”看完了,其实最初知道“第一次亲密接触”并不是书本的形式而是朋友把故事电邮给我的,不过因为我有把某些电邮收集起来的习惯(所以那小说也被我给收起来了),发现它也是读了书本数年后的事了。(问起朋友此事他竟然完全没印象甚至说没看过这小说。。。)

那个年头大家争着做“轻舞飞扬”,我也认识了一个。

再后来陆陆续续的一直都有买他的书的习惯(请买正版书噢~)那天逛纪国伊屋时就心想好久没他的消息了,这家伙难道真的江郎才尽不再写了?结果还真的那么巧给我遇见了。回家翻看内容发现写的竟然是我打算去的北京,然后便在心里盘算可不可能去看看他所写的北京景象呢?很不幸的北京之行因为某些原因被搁置了。

曾经有人问:
“你有看过“檞寄生”吗?”
“有啊!”
“那你觉得书中的故事如何?”
“不错啊!”
“那你会不会跟他一样?”
我只记得我回答对方我何德何能,毕竟我没有过人的才干,出众的外表。况且远距离的恋情对我来说早就被埋在土里,深入地底了(应该毒死很多树苗了)。我不是不相信,只是不能再说服自己去相信了。

“暖暖”还是跟以往的作品一样让简单的故事感动我们这些几乎把单纯的心冷藏在内心深处的人。没有大起大落的情节,故事缓缓进行,带我走过北京不同的景点,大街小巷再回到台湾,再回到苏州,北京,哈尔滨。

两地相隔需要许多的勇气跟毅力。不过跟世上许多事情一样还需要“机遇”。不放手不代表能留住,能留住不代表能赢。更何况输赢根本不是一段感情的最终目标。

好久好久以前


这两天有点忙(不知道忙什么),今早被一群小鸟吵醒,六点早早起床所以现在还在苦撑着,有那种随时会就那样睡去的强烈感觉。

阿铭问有否update部落,对不起,没有。我现在是滥竽充数而已。既然如此就乘机放首上次提过的Billie Holiday的歌吧。


一首听了许久的老歌,那个年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歌手都跟毒品脱离不了关系呢?然后忽然想起某年在家看TV2播放的深夜老电影,是的,很老的一部电影,James Dean演的那部叫巨人 (Giant) 的老电影(年轻真好,我那时看到两三点都不会眼困)。

Tuesday, October 23, 2007

今天。明天。


日子还是一样的过,
一觉到天亮;
雨天了,
太阳出来了;
没什么改变。

承诺给多了便成了习惯,
习惯了就无所谓承诺的真假;
也因为如此很多人不喜欢承诺,
当然也有人喜欢习惯。

当眼睛闭上之后什么都不是了,
承诺也好;
习惯也好,
什么都好;
一切都好,
就是不能再问候好不好?

风凉水冷,
风真的很凉,水也很冷。

日子还是一样的过,
一觉到天亮;
雨天了,
太阳出来了;没什么改变。(青山绿水依旧在吗?)


P/s: 竟然这么巧Uncle Lim也选择今天与世长辞,明天会怎么样呢?

Saturday, October 20, 2007

树下的祝福


在常去的网站看到这棵树,有网友写到好像每个在大树下的人都会得到祝福。

今早收到三叔去逝的愕讯,有料到他会跟癌症搏斗一段时间的了,就是没想到会是这么快。明天会赶回家,虽然跟他的关系并不那么亲密但毕竟是叔叔,心里还是五味杂陈的。

本来星期一要去希尔顿酒店拍一场婚宴的,看来应该去不成了。跟朋友交代过了说会尽量赶到但是又听长辈说红白事是撞在一起并不是什么好事。(很矛盾,虽然是义务性质的但是答应了的事没去进行似乎很不好)


大树会不会也祝福在它范围之外的你我他呢?

Thursday, October 18, 2007

可爱的网络世界


近来陆陆续续在部落跟报纸读到很多人在研究,讨论(批评的比较多)部落的用处,利弊,还有留言的用意等等。大家写部落的目的不外是为了抒发自己的感受什么的,理由简单极了。也有人因此开始办起了聚会的活动,摄影活动(我也想参加咧~)更有人靠部落维生。(刚巧我在写此文时倪倪传了个Link给我,哇~原来留言事件越闹越大了。)

部落对于我这个电脑白痴来说还真的是个好园地哩,这里没人管你贴什么,写什么,看到爽的就给我留个言给个意见,不爽的就静静带过就好咯!赚钱的东西别人比我厉害比我强,我做不来而且也不是我搞部落的目的。

打从九七年(香港回归那年,没错。)我开始了网络生涯,认识了许多到现在还有联系的网友。当年哪来什么部落的呀?不就是ICQ, MIRC之类的聊天/清谈室的东西咯(还有很好玩的Netmeeting/ MSN的前身)。想法单纯多了(当然也有很多网络豺狼啦~)想多了解外国的生活情况等等。


现在写部落简直成了我频密的作业了,三不五时就update一下。生活本来就是很闷的一件事(尤其工作时间),能够在闷闷的生活中找到一些特别的东西,事件把它们记下来这岂不很好吗?写了一年也认识了几个朋友,这也是意外的收获。

Wednesday, October 17, 2007

夜黑风高之下一代~

夜黑风高
歌手:陈奕迅
作词:林夕

月黑风高弯腰在计程车
雨点大不短的路给蒙蔽
我想着司机这样子熬夜到天亮不容易
谁知他说开完车还要替一整栋大厦扫地才休息
如果能多挣几个钱让儿子上大学没关系
他还说没关系再困也没有问题只要下一代了不起

下一代我们在我们在唉声叹气
在沼泽里无能为力
想不到为什么会在这里又想去哪里
越懂得多越不满意越喜欢回忆
看到了背影看不到自己 路牌也都怀疑
一直走千万公里
忘记了目的

他笑着说从来没没念过书
只懂得出卖劳力求生息
所以才希望他儿子将来能行医有出息
他说已经大年纪
开着车子手有一点麻痹没问题
后天有医生做儿子每次想到这里就欢喜
他还说再吃力也不要穿的失礼
否则怎去毕业典礼

下一代我们在我们在唉声叹气在沼泽里无能为力
想不到为什么会在这里又想去哪里
越懂得多越不满意越喜欢回忆
看到了背影看不到自己 路牌也都怀疑
一直走千万公里忘记了目的
~~~
想不到为什么会在这里又想去哪里
越懂得多越不满意越喜欢回忆
看到了路灯看不到自己
一直到司机说 他老了忘了问我你想去哪里
~~~


我不断的重播这首歌,不断的不断的。也许这首歌只会感动我这种半吊子的人吧,尤其总不能满足自己目前的生活而又无力突破圈圈,瓶颈。

上一代总是寄望下一代会比他们更好比他们出色,奈何期望何其多,失望就有那么多。所幸老妈没要求我成就什么大业,她只要我每天过得好好的,不过自己对自己当然会有所要求的嘛~

下一代啊,我们究竟怎么了?

Monday, October 15, 2007

星期一的蓝天蓝~


蓝色星期一怎么诠释?早晨醒来天蓝蓝的,出门时天空蓝蓝的;到了公司气氛蓝蓝的,又要开始无聊的一周所以心情蓝蓝的;我希望能像挂在蓝天下的彩衣般开始充满色彩的一天,那要怎么开始呢?(可是今天它们也只是蓝与白而已哩~)

Windows Media Player里头在播着李克勤的My Cup Of Tea专辑的首首动听的粤语歌,许久没用粤语跟人交谈了(被取笑的机会也少了)。仍然独特的歌曲演绎方式,并非人人能学得来的。我也很想学习独特可是我还是那么平凡。

Thursday, October 11, 2007

再接再厉~


注:以上的富贵花因为在枝干长出花朵所以特地放上来跟大家分享的。

一天下来真的还有点疲倦,眼睛开始有点血丝出现(累了就会这样。)和去年一样没在摄影比赛中赢得任何奖项,不过有一张照片入围也蛮开心的。毕竟三百多张照片中只有二十巴仙可以入围而已(又来暗爽了,呵呵呵)明年我会再战江湖滴~坐在我隔壁的老伯伯看着自己的照片拼命记下分数,后来我问他结果如何他说入围了三张。。。啊~看他满头白发(还相隔三小时就吃一次药呢!),明年还能来吗?

会中也见到马来西亚摄影学会(PSM)的会长Harry Woo及秘书Eric Cheong,当然他们不认识我的,知道一下也好啦!两人被邀请来做评判的。Harry Woo更在闲暇空档的时间分享了他的云南元阳之旅的照片及心得,无奈时间太少,设备也有点不协调导致放映出来的照片素质大受影响。(这是第二次在新加坡听马来西亚华裔摄影师的讲座会了。)

明天还会继续。。。

定制橱柜


上星期老头接到一单定制橱柜的订单,收回来后我就照平常那样打印估价标,画画简单的图。看着那个图心理纳闷这样的东西究竟是做什么用的,不过因为老头忙得不得了,直到前两天才逮到机会问个究竟。结果竟然是那种东西,心想有钱有闲的城市人多着呢,这种玩意儿也不是不可能啦。

今天下午因为老头对这种事儿很忌讳,所以便委派我去跟顾客洽谈橱柜的细节。去到那一带发现味道还真重啊。一股股骚味随风飘至。等了近半小时顾客才出现。


踏进室内便看见一排排整齐的排列着骨灰盅,还是冷气设备的呢(比我的小小办公室的冷气还冷咧~)看着骨灰盅前面摆着零嘴,玩具还有骨头。。。。。。这个狗狗骨灰盅排列柜还真不错。

根据顾客的形容他们是从事狗狗焚化服务的,几年前才开始这类灵骨塔生意的。反正就是给狗主另外一个服务吧,因为有些人不想赌物思“狗”所以就把骨灰盅寄放在这里。(忘了问他们是不是也清明来烧香啊什么的。)

假日忘记了!

这个开斋节假日你做什么?有人打算在家“等雨”,有人归故里,有人在家顾娃娃,我,我,我竟然报名去参加两天的摄影比赛评审及讲座会。为什么说“竟然”呢?因为报名的时候我跟本没留意到这两天是开斋节,还跟柜台小姐哈啦说:“哎,我星期六有作半天咧,那很不划算哦!”。真丢脸哪。

本来就对假日不敏感的,最近好像很多私事忙似的结果更加忘这忘那的。更何况买了许多书籍,所以不断啃书导致我对其他的事物更加的忽略了。为何买那么多?因为有些书现在不买以后就找不到了。所以基本上我家还有许许多多尚未开封的新书在等着我。^_^" le le le~

Wednesday, October 10, 2007

对,又下雨了。

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在与你躲过雨的屋檐。打从在这里骑鸽子以后便没那种浪漫了,每每骑着鸽子看见远方乌云又开始聚会便知道大雨要来了,几乎是同步的停跳下鸽子换上那件厚厚重重的带有被太阳过度曝晒的雨衣。高速公路哪来屋檐给我避雨呢?大城市的雨天就是这样没能让我喘气。所幸不是天天在马路奔驰的族类,不然再健壮的身躯也会被搞垮。

小雨来的正是时候代表我流不出的眼泪。这是多么伤感的事啊,要有多少,多深的伤害才会让人伤心到连眼泪都流不出呢?雨中哭泣,是雨是泪都分不清,真悲哀。

我传了封简讯给你,你说你住的城市在下雨,你突然问“我爱你”到底怎么说。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竟然能够把雨天跟晴天混合起来互诉衷情了 ?我的确喜欢晴天,你也继续喜欢着雨天。


外头的雨越下越大了,如果远方有雨,那雨声会不会拥有同样的频率呢?


p/s: 突然想起我给你传的第一个简讯也是在下雨天呢。

Tuesday, October 09, 2007

告别单身

今早起床习惯性的看看手机,里头提醒程序陈列着今天是翠玉的生日。立即给她传了个简讯,算算认识她也快9年了。时间真快,这也将是她最后一个单身的生日了。她算是最令我们一班朋友惊讶的了,拍拖到打算结婚的时间就在短短的数个月内解决,比起好多的爱情长跑她可以是奇迹了。

一次次的听着她在电话那头说话的语气,甜丝丝的,真替她开心。但是这也将会让我更怀念她的五星级服务的舅舅家。除了诗维家之外我在吉隆坡另一个栖身之所就数她舅舅家了。嫁人之后就得跟家婆住了而她的新家也要两年后的事了。我会很怀念很怀念那个五星级的“栖身”之所的咧~

Friday, October 05, 2007

自乐


你自得其乐,我无所事事;
你独乐乐就是不让众乐乐。
*******************
我还在在意去年可乐豆说我紧闭双眼在宿舍客厅自我陶醉的听着王菲的歌,我开始怀疑其实当时我听的是齐秦的夜夜夜专辑。那时候我同房的老死兼损友有那张卡带,结果我听了好几回又好几回。完了,我不要变老我不吆。。。为什么总在想从前?咦,不要变老不是黄舒骏在我中学时唱的歌吗?晃眼就这么多年了啊~够力!!

Wednesday, October 03, 2007

闲暇时间无无聊


听罢李宗盛的那首“和自已赛跑的人”里头的一句:在那时候我们身边都有一卡车的难题,不知道成功的意义在于超越自己。想想这些时日的确有不少的问题等着我去解决,去决定的。表面总是嘻嘻哈哈是因为觉得就算有烦恼也决不让它夺取我快乐的权利。(又想到朋友说我的笑声背后是悲哀的,真可怕哩!)时间的确是无情的,你留在原地那是你自己的事,时间是不会停下来等你的。我好像还没超越自己咧,怎么办?

今早看到一份过期的台湾报纸报道宜家(IKEA)其实是在一个瑞典一个很乡下的小地方创业的,至今总部仍旧设在那边。这跟许多的大企业做法是大相径庭的。报纸写到其实宜家卖的不止是家具而是瑞典的文化。这片曾经被称为“北方的穷汉”的土地究竟有什么能耐可以建立出如此不平凡的企业呢,真想去看看那边的文化环境。

希尔顿酒店是怎么一个样子的呢?好想知道,昨晚朋友传来简讯要我帮她的朋友拍摄在那里举行的婚礼。这到底是另一种体验我二话不说即答应了。当然,一切还待进一步的详谈。心情是喜悦的。(又想起另一个朋友说为什么我总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兴奋,喜悦的呢?)

店里安娣的姐姐去了新疆一趟,带回来一些当地的特产-葡萄干。这种葡萄干跟平常我们在市场上买到的不一样,形状是长形的。吃起来也比较厚实一些。还蛮好吃的,据说葡萄干能增强记忆力呢。

Sunday, September 30, 2007

KPE 地下隧道


星期六中午在新加坡路管局工作的朋友引领下,一起去参观了号称全亚细安最长的地下隧道。富裕的国家就是不一样,把整个参观过程办得像个家庭日那样。当局在过程中介绍了建筑地下隧道的难度跟方式,也解释了这个地下隧道的操作过程。不知道会不会淹水咧(我忘记问解说员)。。。


从未试过在地下隧道步行,更何况这是一条快速公路(Expressway)。只是很难理解为什么快速公路的最高时速只能保持在70km/hr呢(据说是因为怕发生车祸的关系,但是那条公路不发生意外呢?我又忘记问解说员了>.<),我没意见反正我再高时速对我的鸽子来说也没用的。:P

Friday, September 28, 2007

Vignetting effect


几个月前在新加坡某个闻名的摄影网站看到有个婚摄高手上载的照片,因为照片有一点后期制作所以有些好奇的网友便问他那是怎样弄的,高手当然不肯透露方法啦。于是他便回答基于商业理由不便透露太多,结果引起的许多网友没来由的奚落,更有知道那个后制手法的网友公开那个技术来讽刺对方。

世事就是如此,有好东西想要跟别人分享总是好的。但是人总是贪,给了很多还要更多恨不得全部都要了。


P/S:后来发现其实那个所谓的秘密后制技术一点都不难。哈哈哈~老实说我当时真的也很想知道。

Wednesday, September 26, 2007

甜甜圈之谜


话说泡泡茶之热已死去了多年之后近年岛民一直在寻觅替代神话的商品,于是甜甜圈在一堆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成为岛民的新宠。大家争着买卖甜甜圈,乳酪的,咖椰等等奇异口味一大堆而不再只是巧克力或者七彩糖粉了。

小时候倒是喜欢蛮喜欢的,不过那时候吃的是番薯制成的。味道跟健康指数肯定比这些新贵好太多了。



最初接触外国甜甜圈要算是在外国漫画了,心想那些外国人怎么也跟我们一样喜欢吃这个番薯圈啊?真奇怪。再后来呢是上吉隆坡念书的那几年,总看到半山岜巴士总站里头那间Dunkin’ Donuts生意永远是那么好,我却是从来没光顾过。往往看到友族同胞买上巴士吃得津津有味,不过那种食相我倒是不敢恭维哩,满手满脸巧克力糖浆。。。再更近一点要算是看到The Simpsons Movie那个宣传片里头的巨型甜甜圈了。


到底它有什麽吸引力呢?而这次的热度会维持多久呢?上次老头也在泡泡茶热插过一脚,希望他这次不会重蹈覆辙吧。我不要卖甜甜圈。(上次是奋力抵抗才能幸免于难的咧~)

Tuesday, September 25, 2007

面目可憎

如果你病了,你会选择去什么地方看病?诊所(CLINIC) ,政府医院 (HOSPITAL) ,还是中间的综合诊所 (POLYCLINIC)。综合诊所通常是贫民老百姓的另一种廉价的选择。偏偏这地方永远是挤满病人的,为什么呢?因为总有很多有钱人在为自己打算。怎么说呢?因为这里跟政府医院一样都有津贴啊,还有就是如果病情严重而由这里转去政府医院的话那价钱会更便宜。

讲了这么多到底为了什么呢?因为看倒很多有钱人总在那里为自己铺后路,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可以节省金钱呐!当然,节俭是一种美德,我不反对。不过剥削员工的无情冷血的人做什么都是让人觉得面目可憎的。即使是节俭这种美德也会被他们丑化。(不过,他们也有权让臭钱继续在家发臭的,因为有人发明了人权。)

Monday, September 24, 2007

长子

那天在朋友家看着她跟大哥的谈话。大哥说:“我刚才喝了许多色酒不过我没醉哦。”他真的是没醉的,这看在任何人的眼里都知道,他只是碰到了些许不如意的事而找到了抒发心情的时机而已。

我不善喝酒不曾醉过,但我知道黄汤下肚有些平时不知如何启齿的事都能有勇气一一的“娓娓道来”。听大哥说出心里的种种委屈与困惑也让眼浅的朋友哭了出来。朋友说无奈时间不多,不然会跟大哥多聊些。这些年身为长子的大哥背负太多太多责任,要为家中年幼的弟妹树立榜样,不能轻易曝露软弱的一面(大多数有责任感的兄姐的想法都是如此的吧。)。


我家里的老大也是如此,永远都是把自己想象成冲锋军那般,以为所有事情只要他冲在前头那在后头的我们就会轻松些。其实这已经是不合时宜的思想了,毕竟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有什么是不能共同分担的。没听过一根筷子的故事吗?

Thursday, September 20, 2007

铁道敲竹杠


照片取自wikipedia

马来亚铁道局最近悄悄改变经营方式了。话说不久前开始设立上网定购火车票服务,我当然乐不可支咯。我乘搭火车的次数是相当频密的,因为不想太赶所以通常都会选择到新山乘搭夜班火车回家的。但是往往会为买不到车票而烦脑。

上网购票的服务无疑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法,岂知最近铁道局似乎“后悔”跟上时代的脚步不再鼓励乘客上网购票而使出出了一套黑心手法来赚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的血汗钱。逼我们购买贵票,比如说我的起点是新山终点是昔加末但是我却不能购买昔加末的票,我只能买到金马士的票,也既是说我得多付更远的旅费。这是什么样的方针。要买的话就只能到柜台去,那这个网站购票的目的是要来干嘛的,跟骗钱有何分别?如果说上网购票会让你们亏钱,那何必推出呢?

长期乘搭火车莫说不见服务跟硬体素质的提升,反而越渐落后。冷气时而过冷时而没有,电视机的声量在深夜时段仍然“如雷灌耳”,自动门坏了不修理半夜人来人往的时候那个门的开关声简直是刺入耳朵般的响天雷,每一站没有明确的标明地点名字(车站都是昏暗不堪的),车长时有时无的播报地点名字完全是看心情的,至于那个播音系统更是残破(对不起,播出来的声音真的都是破音哦。)。


说了这么多只能说是发泄自己的不满而已,太多的例子告诉我们投诉是没有用的。就算有人提出,最后“他们”最多提出理由来反驳而不是提出解决方案。或者沸沸扬扬讨论几天,几个星期然后就不了了之咯。

Wednesday, September 19, 2007

你相信飞碟吗?

video
你相信飞碟吗?在中学的时候X-file流行之前,多少个午后跟继汉在他那间很爽的老屋谈着许多话题,其中最常出现的话题之一便是飞碟的存在的疑问。对我们来说这些神秘的未知的事物实在精彩,谈了不知多少回。世界上有许多论点,外太空另一种高智慧的生物,未来世界的人类,强国的高级飞行器,或者空间交错参生的影像。

以上这些种种不过是一些猜测,每每谈完这些话题后总有个疑问在我内心参生。我们不断的想到地球以外的生物,为何不先想想地球之内的问题呢?环境污染,动物灭种等等。不过我还是比较关心另一个问题,人类到底是来这个世界干嘛的?人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相信恨多人都想过这个问题吧,答案呢?

Tuesday, September 18, 2007

吉隆坡摄影节


匆匆的赶火车上了吉隆坡,因为有任务在身所以只能集中在一个地方,只约了朋友在Berjaya Times Square一带见面。因为实在太累了(再加上被当成冷冻肉类般看待的塞在廉价的冷冻车厢内)阿铭眼见我那脸累趴趴的样子即建议到她的住处小休。不去还好,去了才后悔为什么没硬硬把相机带在身边呢(不是说过甚么人在机在的吗?)?那边的景还真好啊,可惜啊。而且还是少数空气清晰的吉隆坡天空。下次(又是下次)一定要再来“拜访”。

到了吉隆坡摄影展已经快四点了吧,入门即看到许多的照片展览,再入内一些便看见好多人在那边争先恐后的找着最佳位子拍模特儿,不过这不是我来这儿的目的(假假讲的啦 ,人在机不在啊,不然我也会向前冲。。。吧!)随即在服务处订购了两年份的“摄影人杂志”想尽一份绵力支持本地的原创杂志,毕竟办一份杂志不是简单的事。刚好那天买的是对我来说是很有意义的第75期。也买了那本彳亍地平线II,之前去了茨厂街大众书局,店员说卖完了,不然还有10%折扣咧~(林悦,为什么展览会没给点特价滴?: P)

这个摄影展规模虽然不算很大,不过的确办得蛮不错的,会场还有许多商家参与推销各家的相机及周边产品。楼下慈济连同Nikon配合经典杂志展出了不少精彩的照片呢。很少参加这类活动,所以感觉很好,至少比家乡的流动式书展来得好玩多了。说到书展,以前在家乡要等到书展的到来我们才能看到很多很多的书呢。不然,几乎是很难买到特别的书。小书局卖的都是一些通俗小说,较好品质的书欠奉。: P

Friday, September 14, 2007

摄影记事


另起炉灶是很自然的事,对于这种事我是乐见其成的。几个月前,我的摄影启蒙老师自立门户。其中应该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吧,不过他却在自己的学院教同样主题的课程。这在许多人的眼中是很不妥当的,毕竟这会造成许多不必要的混绕,经过多方的交涉后他也把课程的名字及内容修改了。摄影学会的副主席对此也没发表太多意见。我是抱持中立的立场,那里有可以让我学习的我就往那里去,我是那种不拘泥于所谓的门派观念的人。反正是学习而已啊。

明天会回到吉隆坡去参加在Berjaya Times Square的
吉隆坡摄影节不过很可惜没能出席林悦在星期天的讲座会,应该很精彩吧。那天朋友告诉我她那本彳亍地平线第二集出版了。看了上一本之后一直在期待这本续集呢,真想快快去买一本来读。

最近也开始试着把自己学到的一些
皮毛的技巧写下来跟同好分享,还真的不是件简单的事。所以别再买翻版书籍了啦。作者付出的心血真的不是我们想象般简单的(当然版权费也不少吧,我想。呵呵呵~或者买本555笔记来记吧!:P)喜欢摄影的朋友可以去看看,那里有好些有用的技巧哦。千万别骂我乱写哦,我只是喜欢分享而已。

Saturday, September 08, 2007

跑啊,高桥!


那天在纪国伊屋买了本村上龙名为跑啊,高桥!的短篇小说。在网上查了查,有一个网站是这样写的:
村上龙轻快的运动小说杰作,收集十一则短篇小说,每篇内容与主角人物各自独立且毫不相干,但每篇最后都围绕同一个人物,也就是广岛鲤鱼队游击手高桥庆彦。满脑情色的高中生、混乱的导演、半调子男模、指挥交通老爷爷....管它人生什么乱七八糟的痛苦烦恼,跑啊跑啊高桥,才是重新燃起斗志的最后关键。

虽然说是围绕着高桥这个人物但并没有直接关系的,有些故事他充其量只能说是个背景音乐那般,所以别被误导。

其中最喜欢的算是最后一篇了,老爷爷跟那位很可靠的孙儿的对话跟沟通方式,两人之间的精彩对话方式。可能从来没跟爷爷说过话吧,有时我也会想象如果爷爷在世的话我们之间的关系又会是怎样的呢?忽然想到我那个忘年之交的“老”朋友,还真的好久没找他聊天了呢。呵呵呵。。。八十岁的老朋友。


村上龙原名龙之助,让你想到谁了呢?野原新之助?蜡笔小新也。 呵呵呵。。。开玩笑,还真无聊啊。这个。。。写部落的家伙都很无聊的,不是吗?

Friday, September 07, 2007

阿嬷推拿


哇呀~哇呀~阿嬷,轻一点,很够力咧~

阿弟啊,我已经很轻了,你的筋络怎么会那么硬的,还有为什么拖到现在才来推拿?小心中风啊(阿嬷越讲越夸张了。)看到电视新闻那些军官为什么会在跑步时爆毙吗?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没注意到人体经脉的问题。

不过老实说我这个问题确实很久了,最近早上醒来都两肩都紧紧的,不过起床后不久就没了,所以也没太理会。直到前天起床后发现这次真的很不妥,才来找阿嬷推拿的。别看她老老的,右边肩上的那条大筋络被她用力(她说很轻了)一抓。。。哇哇不得了~痛,痛,痛。。。(据说她还为了推拿更有力而砍断拇指咧~据说而已啦,谣言不可信。)

阿嬷又开始念了,你们这些年轻人哪,整天在冷气房里工作真的不行啦!(难道要在太阳底下画图,打字不成?)

阿嬷,你这样一抓我待会不懂还能不能骑鸽子回家咧。

拜托,阿弟啊,我帮你推一推待会你就松了啰,当然没问题啦!

阿嬷帮我包了药粉又吩咐我不能吃花生,啊哈。。。我也得禁口哦!结果回到家时觉得累得要死,请了假之后在躺椅坐下后便呼呼入睡了~

Thursday, August 30, 2007

90 VS 50


我知道90跟50的差别是40。
我也知道人家能善用自己的资源,智慧,时间。
明天,国庆日了。
共勉之~
(小小声的喊一声:“默迪卡!”)

独享


是的,那天的烟花不在是为所有到场的人而放的。它是为某些特定的人而放的,它灿烂,它美丽,它绽放。不过我们看到的只是小小的火花,尽管如此我还是尽力的捕抓它能给我的,仅有的小花。原来烟花也能也能独享的。

Wednesday, August 29, 2007

青鸟

词曲:作词:王中言 作曲:伍思凯 编曲:Martin Tang  

有一种爱情 叫做青鸟
在寒冷的季节里 也不停止飞翔
有一种爱情 叫做青鸟
在俗艳的红尘里 也不放弃等待

请你与我 一同寻找青鸟
哦 抛开伤痛回忆拥抱我 所有热情
请你与我 一同寻找青鸟
哦 用飞翔的羽翼带走你 全部恐惧

有一种一种温柔 叫做青鸟

在每个恋人心里 美丽地成长

伍思凯的老歌,有十多年了。专辑里头有好些歌曲,就是对这首印象深刻。印象中伍思凯那年还来到家乡的篮球总会举办了歌友会呢。那年好像刚好也是大马旅游年,为什么记得呢?因为我是穿着大马旅游年的T-恤去参加歌友会时被同学取笑在帮政府宣传呢。

Monday, August 27, 2007

又见新娘。


还记得有一次放了张新娘照,那张还是在陪朋友到圣陶沙游玩的时候遇到时偷拍的。再接下来的是朋友姐姐结婚时帮她拍的,不过没放在部落里头。

昨天朋友约了一班新朋友到摄影学会拍照,因为是付费的所以分担费用的做法就是“人多势众”,因为“人多势众”所以大家拍的时间也就相应的少了些。而且模特儿也只有一件婚纱,大家都尽量争取时间拍啊,拍的。

摄影是很孤独的一种活动,所以多认识些同好是好的。到了后阶段大家互相交流时才发现原来也有一,两个大马帮的,爽!(为何不能确定另外一个是不是大马帮的?因为有些人是很介意被人知道自己是大马人的。原因?我不想问。)


总之呢,就是越拍越觉得自己的技术还得多加改进。太多东西还得花些时间摸清楚才行呵~

P/s: 看了nini的部落才发现原来我的部落也一岁了呢。哈,爽!

Sunday, August 26, 2007

建筑物


一直都有拍建筑物的习惯,虽然都没什么特色。不过还是觉得有一定的吸引力跟价值吧。星期六去了名叫大巴窑的地方拍了HDB Hub总部大楼。导师说这是小儿科的建筑物,比较具挑战性的是即将关闭的加冷户外体育馆,听说很难找到一个好的角度来拍。

拍摄建筑物还需要许多地理知识,天气,月份,季节,阳光等等。还得做地方位置研究,对于我这个路痴还真的是一个考验。另外脚力不好的话也不行,因为要知道一座建筑物的范围是很大的。要走很多的地方拍摄不同的角度。另外据说在这里其实法律规定是不能随意拍摄建筑大楼的。不过不是用在商业用途的话还是不要紧的吧。

Friday, August 24, 2007

Walkman随想


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在听到谭咏麟的某些旧歌就会让我想起那架旧卡带式随身听。很小的侍候邻居拿了架很旧的卡带式随身听给我,她说反正没用了不过还是可以听电台广播的,当时当然是乐得不得了咯。欣然接受了,经过一番的拆装之后发现其实是里头的胶带断了所以卡带才不能操作的,虽然知道原因不过我不可能修好的;便送到附近专修家电的邻居家让他把随身听给修好。几块钱吧,不太记得了。

更有趣的是在我把随身听修好视如珍宝的用它开心听歌不久之后邻居有一天跑来告诉我其实她还想要那架随身听的。。。这个未免太扯了吧,当时她可是把它当垃圾般扔给我的咧~算了,老妈说。无奈还是把它“还”给了邻居。

长大后也买过一架SONY随身听,不过寿命并不长,借给老哥的女友远渡重洋到了英国念书回来之后也不能用了(据她说其实带到那边跟本用不着,所以她没用过的,为什么会坏始终是个迷)。无奈我还有一些卡带是没有CD版的,激荡工作坊的专辑,另类音乐人的专辑,好些当时的本地创作(有人说别叫本地创作,我不记得对方建议怎么叫了)。 张映坤,叶有弟,张盛德,庄若等等以及那些曾经熟悉的名字。如今是真的身在异乡了,更让我想念当时那个单纯的年代。《用马来西亚的天气来说爱你》,《快乐圆舞曲》,《一天中的一生时光》,《另類抒情方式》庄若那令人听了觉得很搞笑的开场。如今这些专辑卡带都静静的躺在家里的抽屉了。每次回家总是太匆忙,无法把所有的歌曲从新听一遍,是遗憾。

如今MP3成了主流,什么时候CD也会被淘汰吧。陈阿升说过也许有一天歌手再也不出专辑了,你要听歌他就到你家唱给你听。盗版太猖獗了,他说。呵呵呵。。。

快乐的圆舞曲

来跳一首快乐的圆舞曲,
什么时候这一切都会过去,
来唱一首快乐的幻想曲,
什么时候这一切都会过去,


花正好,月正园,人迟疑,
不知道那一天会逝去,
黑的发,红的唇,情如丝,
不知道那一天会逝去,

来跳一首快乐的圆舞曲,
什么时候这一切都会过去,
来唱一首快乐的幻想曲,
什么时候这一切都会过去,

交给你请善待我的心,
不知道那一天我会逝去,
交付我我不会不珍惜,
不知道那一天会逝去。

啦…啦…啦… 啦…啦…啦…

空等待,无花时,空折枝,
不知道那一天会逝去,
不开心,不愿意,不迷痴,
不知道那一天会逝去,

来跳一首快乐的圆舞曲,
什么时候这一切都会过去,
来唱一首快乐的幻想曲,
什么时候这一切都会过去,

等待你一辈子可允许,
想念我,抓紧我,可愿意,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着你,
不管它什么都失去,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着你,
不管它什么都失去。。。

Thursday, August 23, 2007

精彩哟~


早上六点半起床,梳洗完毕后到巴刹买了油条,麻花回家冲了杯上次做Tiramisu剩下的最后一包咖啡。边吃边看电视节目。电视里看到主持人跟来宾谈着新国政府的65岁退休政策。美其名为活到老做到老,我觉得跟做到上神台没什么差别。也许有人会骂我没智慧,那是人口老化的关系,没办法的。好吧,就当我是傻蛋喜欢喃喃自语算了。

肯定不会塞车(某人今天应该还是一样塞车上班吧!),没有赶dateline,没有夜工(是的,农历七月最好别开工,不好的,不好的^_^),美丽的一天。

看了The Bourne Ultimatum,总算画上句号了。再精彩的电影总要有结局的。一个悲剧人物的故事,正如很多人所强调的,结果不重要过程才是精华所在。最后如何大概没有人想知道。电影院灯光一良大家都离场回家。


昨晚回到家看到前副首相安华来到了新国的大学演讲,大谈新马关系,又是政客论坛。从“我们都是一家人”到鸡奸案入狱,出狱。他的人生也算精彩吧。请各位给他来点鼓励的掌声吧。那前首相马哈迪呢?也不错,听说最近跟日本人合伙开面包店呢,怎么没找我合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