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2, 2019

四十四岁的离别。


如果在十七岁时你问我四十四岁时的我会在做什么,我肯定答不了你。那时我正爱着漫画,漫画,还是漫画。无日无夜的在画(当然不会有什么大作品啦~又不是或在现在或日本。)

星期六传来噩耗,中学时代一起玩乐的中学同班同学离世了。走山时因为突发性心脏病发撒手人寰。没有跟任何人说再见,真不像他的风格。

也有好几年没见面了,总想着什么时候可以大家聚一聚互相调侃一番,据说他也当了大老板了呢。

得知他离世的消息心里难过了几天,我们算不上是很要好的朋友。但缘分是有的,学院毕业后他就业而我再上都门进修时也一起生活过一段时间。

阿汉得知消息联络我时也在whatsapp聊了几句,最后说到:“感触更甚的是,能让我们联系的是这些悲伤的消息”。这是千真万确的,大家各奔西东,说要保持联络,谈何容易?且行且珍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