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30, 2007

KPE 地下隧道


星期六中午在新加坡路管局工作的朋友引领下,一起去参观了号称全亚细安最长的地下隧道。富裕的国家就是不一样,把整个参观过程办得像个家庭日那样。当局在过程中介绍了建筑地下隧道的难度跟方式,也解释了这个地下隧道的操作过程。不知道会不会淹水咧(我忘记问解说员)。。。


从未试过在地下隧道步行,更何况这是一条快速公路(Expressway)。只是很难理解为什么快速公路的最高时速只能保持在70km/hr呢(据说是因为怕发生车祸的关系,但是那条公路不发生意外呢?我又忘记问解说员了>.<),我没意见反正我再高时速对我的鸽子来说也没用的。:P

Friday, September 28, 2007

Vignetting effect


几个月前在新加坡某个闻名的摄影网站看到有个婚摄高手上载的照片,因为照片有一点后期制作所以有些好奇的网友便问他那是怎样弄的,高手当然不肯透露方法啦。于是他便回答基于商业理由不便透露太多,结果引起的许多网友没来由的奚落,更有知道那个后制手法的网友公开那个技术来讽刺对方。

世事就是如此,有好东西想要跟别人分享总是好的。但是人总是贪,给了很多还要更多恨不得全部都要了。


P/S:后来发现其实那个所谓的秘密后制技术一点都不难。哈哈哈~老实说我当时真的也很想知道。

Wednesday, September 26, 2007

甜甜圈之谜


话说泡泡茶之热已死去了多年之后近年岛民一直在寻觅替代神话的商品,于是甜甜圈在一堆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成为岛民的新宠。大家争着买卖甜甜圈,乳酪的,咖椰等等奇异口味一大堆而不再只是巧克力或者七彩糖粉了。

小时候倒是喜欢蛮喜欢的,不过那时候吃的是番薯制成的。味道跟健康指数肯定比这些新贵好太多了。



最初接触外国甜甜圈要算是在外国漫画了,心想那些外国人怎么也跟我们一样喜欢吃这个番薯圈啊?真奇怪。再后来呢是上吉隆坡念书的那几年,总看到半山岜巴士总站里头那间Dunkin’ Donuts生意永远是那么好,我却是从来没光顾过。往往看到友族同胞买上巴士吃得津津有味,不过那种食相我倒是不敢恭维哩,满手满脸巧克力糖浆。。。再更近一点要算是看到The Simpsons Movie那个宣传片里头的巨型甜甜圈了。


到底它有什麽吸引力呢?而这次的热度会维持多久呢?上次老头也在泡泡茶热插过一脚,希望他这次不会重蹈覆辙吧。我不要卖甜甜圈。(上次是奋力抵抗才能幸免于难的咧~)

Tuesday, September 25, 2007

面目可憎

如果你病了,你会选择去什么地方看病?诊所(CLINIC) ,政府医院 (HOSPITAL) ,还是中间的综合诊所 (POLYCLINIC)。综合诊所通常是贫民老百姓的另一种廉价的选择。偏偏这地方永远是挤满病人的,为什么呢?因为总有很多有钱人在为自己打算。怎么说呢?因为这里跟政府医院一样都有津贴啊,还有就是如果病情严重而由这里转去政府医院的话那价钱会更便宜。

讲了这么多到底为了什么呢?因为看倒很多有钱人总在那里为自己铺后路,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可以节省金钱呐!当然,节俭是一种美德,我不反对。不过剥削员工的无情冷血的人做什么都是让人觉得面目可憎的。即使是节俭这种美德也会被他们丑化。(不过,他们也有权让臭钱继续在家发臭的,因为有人发明了人权。)

Monday, September 24, 2007

长子

那天在朋友家看着她跟大哥的谈话。大哥说:“我刚才喝了许多色酒不过我没醉哦。”他真的是没醉的,这看在任何人的眼里都知道,他只是碰到了些许不如意的事而找到了抒发心情的时机而已。

我不善喝酒不曾醉过,但我知道黄汤下肚有些平时不知如何启齿的事都能有勇气一一的“娓娓道来”。听大哥说出心里的种种委屈与困惑也让眼浅的朋友哭了出来。朋友说无奈时间不多,不然会跟大哥多聊些。这些年身为长子的大哥背负太多太多责任,要为家中年幼的弟妹树立榜样,不能轻易曝露软弱的一面(大多数有责任感的兄姐的想法都是如此的吧。)。


我家里的老大也是如此,永远都是把自己想象成冲锋军那般,以为所有事情只要他冲在前头那在后头的我们就会轻松些。其实这已经是不合时宜的思想了,毕竟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有什么是不能共同分担的。没听过一根筷子的故事吗?

Thursday, September 20, 2007

铁道敲竹杠


照片取自wikipedia

马来亚铁道局最近悄悄改变经营方式了。话说不久前开始设立上网定购火车票服务,我当然乐不可支咯。我乘搭火车的次数是相当频密的,因为不想太赶所以通常都会选择到新山乘搭夜班火车回家的。但是往往会为买不到车票而烦脑。

上网购票的服务无疑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法,岂知最近铁道局似乎“后悔”跟上时代的脚步不再鼓励乘客上网购票而使出出了一套黑心手法来赚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的血汗钱。逼我们购买贵票,比如说我的起点是新山终点是昔加末但是我却不能购买昔加末的票,我只能买到金马士的票,也既是说我得多付更远的旅费。这是什么样的方针。要买的话就只能到柜台去,那这个网站购票的目的是要来干嘛的,跟骗钱有何分别?如果说上网购票会让你们亏钱,那何必推出呢?

长期乘搭火车莫说不见服务跟硬体素质的提升,反而越渐落后。冷气时而过冷时而没有,电视机的声量在深夜时段仍然“如雷灌耳”,自动门坏了不修理半夜人来人往的时候那个门的开关声简直是刺入耳朵般的响天雷,每一站没有明确的标明地点名字(车站都是昏暗不堪的),车长时有时无的播报地点名字完全是看心情的,至于那个播音系统更是残破(对不起,播出来的声音真的都是破音哦。)。


说了这么多只能说是发泄自己的不满而已,太多的例子告诉我们投诉是没有用的。就算有人提出,最后“他们”最多提出理由来反驳而不是提出解决方案。或者沸沸扬扬讨论几天,几个星期然后就不了了之咯。

Wednesday, September 19, 2007

你相信飞碟吗?

video
你相信飞碟吗?在中学的时候X-file流行之前,多少个午后跟继汉在他那间很爽的老屋谈着许多话题,其中最常出现的话题之一便是飞碟的存在的疑问。对我们来说这些神秘的未知的事物实在精彩,谈了不知多少回。世界上有许多论点,外太空另一种高智慧的生物,未来世界的人类,强国的高级飞行器,或者空间交错参生的影像。

以上这些种种不过是一些猜测,每每谈完这些话题后总有个疑问在我内心参生。我们不断的想到地球以外的生物,为何不先想想地球之内的问题呢?环境污染,动物灭种等等。不过我还是比较关心另一个问题,人类到底是来这个世界干嘛的?人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相信恨多人都想过这个问题吧,答案呢?

Tuesday, September 18, 2007

吉隆坡摄影节


匆匆的赶火车上了吉隆坡,因为有任务在身所以只能集中在一个地方,只约了朋友在Berjaya Times Square一带见面。因为实在太累了(再加上被当成冷冻肉类般看待的塞在廉价的冷冻车厢内)阿铭眼见我那脸累趴趴的样子即建议到她的住处小休。不去还好,去了才后悔为什么没硬硬把相机带在身边呢(不是说过甚么人在机在的吗?)?那边的景还真好啊,可惜啊。而且还是少数空气清晰的吉隆坡天空。下次(又是下次)一定要再来“拜访”。

到了吉隆坡摄影展已经快四点了吧,入门即看到许多的照片展览,再入内一些便看见好多人在那边争先恐后的找着最佳位子拍模特儿,不过这不是我来这儿的目的(假假讲的啦 ,人在机不在啊,不然我也会向前冲。。。吧!)随即在服务处订购了两年份的“摄影人杂志”想尽一份绵力支持本地的原创杂志,毕竟办一份杂志不是简单的事。刚好那天买的是对我来说是很有意义的第75期。也买了那本彳亍地平线II,之前去了茨厂街大众书局,店员说卖完了,不然还有10%折扣咧~(林悦,为什么展览会没给点特价滴?: P)

这个摄影展规模虽然不算很大,不过的确办得蛮不错的,会场还有许多商家参与推销各家的相机及周边产品。楼下慈济连同Nikon配合经典杂志展出了不少精彩的照片呢。很少参加这类活动,所以感觉很好,至少比家乡的流动式书展来得好玩多了。说到书展,以前在家乡要等到书展的到来我们才能看到很多很多的书呢。不然,几乎是很难买到特别的书。小书局卖的都是一些通俗小说,较好品质的书欠奉。: P

Friday, September 14, 2007

摄影记事


另起炉灶是很自然的事,对于这种事我是乐见其成的。几个月前,我的摄影启蒙老师自立门户。其中应该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吧,不过他却在自己的学院教同样主题的课程。这在许多人的眼中是很不妥当的,毕竟这会造成许多不必要的混绕,经过多方的交涉后他也把课程的名字及内容修改了。摄影学会的副主席对此也没发表太多意见。我是抱持中立的立场,那里有可以让我学习的我就往那里去,我是那种不拘泥于所谓的门派观念的人。反正是学习而已啊。

明天会回到吉隆坡去参加在Berjaya Times Square的
吉隆坡摄影节不过很可惜没能出席林悦在星期天的讲座会,应该很精彩吧。那天朋友告诉我她那本彳亍地平线第二集出版了。看了上一本之后一直在期待这本续集呢,真想快快去买一本来读。

最近也开始试着把自己学到的一些
皮毛的技巧写下来跟同好分享,还真的不是件简单的事。所以别再买翻版书籍了啦。作者付出的心血真的不是我们想象般简单的(当然版权费也不少吧,我想。呵呵呵~或者买本555笔记来记吧!:P)喜欢摄影的朋友可以去看看,那里有好些有用的技巧哦。千万别骂我乱写哦,我只是喜欢分享而已。

Saturday, September 08, 2007

跑啊,高桥!


那天在纪国伊屋买了本村上龙名为跑啊,高桥!的短篇小说。在网上查了查,有一个网站是这样写的:
村上龙轻快的运动小说杰作,收集十一则短篇小说,每篇内容与主角人物各自独立且毫不相干,但每篇最后都围绕同一个人物,也就是广岛鲤鱼队游击手高桥庆彦。满脑情色的高中生、混乱的导演、半调子男模、指挥交通老爷爷....管它人生什么乱七八糟的痛苦烦恼,跑啊跑啊高桥,才是重新燃起斗志的最后关键。

虽然说是围绕着高桥这个人物但并没有直接关系的,有些故事他充其量只能说是个背景音乐那般,所以别被误导。

其中最喜欢的算是最后一篇了,老爷爷跟那位很可靠的孙儿的对话跟沟通方式,两人之间的精彩对话方式。可能从来没跟爷爷说过话吧,有时我也会想象如果爷爷在世的话我们之间的关系又会是怎样的呢?忽然想到我那个忘年之交的“老”朋友,还真的好久没找他聊天了呢。呵呵呵。。。八十岁的老朋友。


村上龙原名龙之助,让你想到谁了呢?野原新之助?蜡笔小新也。 呵呵呵。。。开玩笑,还真无聊啊。这个。。。写部落的家伙都很无聊的,不是吗?

Friday, September 07, 2007

阿嬷推拿


哇呀~哇呀~阿嬷,轻一点,很够力咧~

阿弟啊,我已经很轻了,你的筋络怎么会那么硬的,还有为什么拖到现在才来推拿?小心中风啊(阿嬷越讲越夸张了。)看到电视新闻那些军官为什么会在跑步时爆毙吗?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他们没注意到人体经脉的问题。

不过老实说我这个问题确实很久了,最近早上醒来都两肩都紧紧的,不过起床后不久就没了,所以也没太理会。直到前天起床后发现这次真的很不妥,才来找阿嬷推拿的。别看她老老的,右边肩上的那条大筋络被她用力(她说很轻了)一抓。。。哇哇不得了~痛,痛,痛。。。(据说她还为了推拿更有力而砍断拇指咧~据说而已啦,谣言不可信。)

阿嬷又开始念了,你们这些年轻人哪,整天在冷气房里工作真的不行啦!(难道要在太阳底下画图,打字不成?)

阿嬷,你这样一抓我待会不懂还能不能骑鸽子回家咧。

拜托,阿弟啊,我帮你推一推待会你就松了啰,当然没问题啦!

阿嬷帮我包了药粉又吩咐我不能吃花生,啊哈。。。我也得禁口哦!结果回到家时觉得累得要死,请了假之后在躺椅坐下后便呼呼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