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31, 2007

糊涂岁末


2007年12月31号,今年的最后一天了。有什么特别的是记载?有什么特别的事想做呢?不就是见到人就说说“新年快乐”之类的话。

不过今天凌晨却干了件傻事,昨晚问了家族经营海鲜的友人海鲜批发市场地址便跟朋友去见识见识,谁知今天是休业日。凌晨一点扑了个空,有够蠢的。看来这算是今年所做的最好笑愚笨的事了。一日之计在于晨,好糊涂的一个早晨。^_^

Thursday, December 27, 2007

我也反垄断

video

有一天当我把我的horjunior bounce card介绍给摄影界的同好时,得到其中一个回应大略如下:“怎么你的作品出奇的像Flip-it,至于耐用程度我就不懂了。但是我在某某网站,用了$XX.XX买的肯定很好用”尽管对方用另一个身份来回应但是大家心知肚明对方是谁。后来我直接把对方所说的Flip-it照片贴上去还毫不避忌违的说明我的概念是源自它。

一个多月后的今天我也看到对方依据我的horjunior bounce card模式改进了他的产品,呵呵呵。。。这个感觉真好,就是不想一个人只手遮天垄断整个市场,这是好事吧。再说他们进口的这只反光板真的很贵。摄影本身就是很贵的一项嗜好/活动,我只希望能够替大家省点钱。

Wednesday, December 26, 2007

微距圣诞


这个圣诞节早上我跟才舜兄拜访了蚱蜢先生跟蜘蛛小姐。它们说圣诞节没什么礼物好送给我们所以摆了几个美姿给我们当圣诞礼物。呵呵呵。。。

说来轻松但是这几张玉照就拍了几小时,汗流浃背回家打开看百多张仅有五,六张是清晰的,微距世界果然不是粗枝大叶的我可以想象的。得加把劲才行。

Monday, December 24, 2007

真够处女的Web


网页设计这个东西对我来说是又爱又恨的,我靠它赚取了一点的外快(对网页设计师来说可以算是微薄的金钱吧)。对于html及其他的电脑语言所知的始终还是那么的少。当初学习它并没什么打算,就是多学一样东西。反而比较注重3D软件,谁知3D软件到现在却没什么进展。

心血来潮试着打开我的网页处女作,哈哈哈。。。竟然还在。当时是为了交功课而作的网页。下载的时间是有够长的,因为老师为了简单的教会我们网页设计而走捷径;就是把所有的内容都转去Gif档,然后加上link就成了(一位很够懒惰的年轻老师)。现在看了真的有点惨不忍睹的网页啊~不过里头的资料全都是真实的,没有别人的作品哦。

当时班上的同学看到index page就不断问我,“喂,你的公司真大间咧~”什么跟什么嘛这只是从我爱读的ish杂志里头拿来用的啦~
(不知道当时心里有没有一直呐喊:“那些只是陪衬的,我的作品才是好料啦~”)

Friday, December 21, 2007

盛世天光~李天葆


要说这些年最想念的马来西亚作家是谁呢?我想我会说李天葆。是的,可能很多人都不是很熟悉他(包括我在内)。每一次读他的作品就是能够让我感动,“红鱼戏琉璃”,“槟榔艳”等等都是值得一读再读的。

他就是能够把过去的南洋景象重现于那些薄薄的纸上,仿佛那些故事只是发生在不太遥远的昨天。会把南洋风情描写得如此细腻,丝丝入扣,或者你会说他本来就是那个年代的人;但是当你细查他年龄是你会惊讶的发现他是那么的年轻。
腰缠“盛世天光”这本小说的小字条这么写着“南洋的华丽与苍凉,张腔张派海外传人”这里的张腔张派是指张爱玲,不过很不好意思我到目前为止仍未有机会拜读张氏的作品所以无从做比较。

旧日南洋故事仍未被说尽,原来我也是依恋着旧日的种种美好时光(谁说一定要经过那个时代才能缅怀它的好呢?)

Thursday, December 20, 2007

另一个角度


别问我谁是主谋,我们都是好奇的路人甲乙丙丁。。。

今早约了才舜兄等人出游拍照(据说可以看到海鸥觅食呢~),很不幸的十二月的阴雨天就是这么糟糕;早上起床未见乌云而且还有点阳光呢。谁知抵达目的地时即见黑压压的乌云开始囤积在天上准备大展拳脚。惟有匆匆的离开那里,后来才决定去双林寺(别问我为什么叫双林寺因为去我也是第一次去的。不过我敢肯定的是它跟林青霞,林凤娇是没有关联的。:P)

在室内没拍到什么照片因为带去的两个镜头都是小光圈的,不过后来才舜兄借给我的微距接环跟那颗陈年老镜(第一代80-200 f2.8 ED)真了不起。这才让我拍到那些美丽的莲花的另一面。

难怪这么多人沉迷在微距摄影里头,原来如此啊~

Monday, December 17, 2007

那天你嫁了。


带着我们满满的祝福你出嫁了,也是一次难得的聚会;许久没见面的老朋友见面了。找不到说忙的借口。依然是百无禁忌的你,但不再是那个拿着图纸包包跟大伙一起逛街的女孩了;也不再是那个看到小孩会害怕而是满心希望明年能够生个胖娃娃的女人了。

Friday, December 14, 2007

弟弟哟,弟弟!

video
二姐生下第二个娃娃了,好可爱。起初还有些许担心三岁的大儿子会不能接受小儿子。不过经过几天的观察,情况并非如此。大儿子每天从保姆家回来就会进房间看看弟弟,甚至还会帮弟弟把被单盖好呢。那就继续相亲相爱吧。^_^

我爱尼康(泥坑)。


吉隆坡客串回来的这几天都在忙着一件事,帮朋友订购他的尼康D300。目前最热门的尼康中阶单眼相机。因为是最新的,有钱也未必买得到;就算找到也要付出很高的价钱。因为有相熟的相机店所以朋友才托我寻找。朋友明天要出国,所以很饥渴的想在今天“取机”。而我很鸡婆的也想要今天看机,摸机。虽然不是最高阶的终极机种D3但我也希望今年能入手一架啊~(今年还剩17天所以这个是假话。^_^)

另一位专业摄影师朋友也说他已经订了一架D3,天啊~太恐怖了。我已经恳求他到时一定要让我摸一摸,膜拜膜拜这个今年的尼康全片幅的机皇;看看能不能带来好运。呵呵呵。。。

Wednesday, December 12, 2007

“不安全就移民吧!”


照片源自“大马今天

“不安全就移民吧!”
巫统议员反驳治安不靖
updated:2007-12-11 12:38:53 MYT

(吉隆坡讯)巫统国会议员表示,若人们觉得大马不是个安全的国家,大可迁到其他更安全的国家居住。

巫统马兰国会议员依斯迈姆达立辩论国内安全部长减薪10令吉的动议时,不满行动党华都牙也国会议员冯宝君及大山脚国会议员章瑛指国内治安不靖,妇女都害怕外出的言论,并挑战她们∶“如果大马真的不安全,你们应该离开大马!”

章瑛反驳说∶“大马是我的国家,我有权继续住在这里,并可谴责当局没维持好治安。”

章瑛说,巫统国会议员不觉得大马治安败坏,是因为他们有钱聘请私人保镳、安装闭录电视,但普通百姓却没有这样的保障。

巫统京那 丹岸区国会议员邦莫达指说,干案的罪犯没有受到对付,其实是因为罪犯被捕后聘请好像古拉那样的律师抗辩而洗脱罪名。

古拉马上反弹,但对方拒绝让路发表意见。

邦莫达愈讲愈离题,最后提到兴都权益委员会时说∶“反对党整天都提减薪动议浪费时间,倒不如提动议逮捕古拉,因为他是印裔,假如他有涉及这组织活动的话,今天就应该捉他。”

大山脚区议员章瑛和士布爹区议员郭素沁马上起身为同僚辩驳,指邦莫达已经严重离题,而且还人身攻击。
(星洲日报2007.12.11)

我不管发表以上言论的人出发点为何,但我能确定的是当一个国家的治安课题被带到国会讨论时得到的是这样的回应,那是多么的讽刺,可悲的事。姑且不谈我们是如何的争取独立吧。那既然是一个国家,有问题不是应该共同面对,共同解决?而是一味的逃避。难道这是一个独立50年的国家政府该有的态度?

我记得小时候我们有rukun tetangga(睦邻计划),何时开始我们不再需要他了?不是说社会富裕了,安全了吗?怎么治安的红灯却越见火红呢?

Friday, December 07, 2007

一周年纪念?


■ 週三晚上的一場大雨,柔佛州一些地區再次陷入水患夢魘。馬賽鎮頓時成了一個水鄉。
照片源自星洲日报网站

一年前的恐怖水灾阴影再次出现,连续两天的大雨,柔佛许多地方再次变成水世界了。尽管当地官员说得乐观但始终不能掉以轻心。但愿这次不会像上次那么糟糕吧。
segmat.com news
星洲日报新闻

Tuesday, December 04, 2007

X'mas的迷思?


插图源自wikipedia

对了,年尾了,圣诞节即将莅临。到处都有许多花饰摆设迎接它的到来。忽然想起,在童年或少年时代的那段日子里,圣诞节仿佛没出现过,甚至我还问老同学究竟我们的圣诞节有没有假日?因为以前我们是休息星期五星期六的(回教徒同胞要上回教堂祈祷啊~)。

家乡昔加末的康文女中因为是天主教学校,往往会看到天主教堂有些许的装饰。这就是我的童,少年代的圣诞节了?(老实说我真的印象不深)

交换礼物变成了城市人的一项圣诞节礼仪了,每每会看到许多人买了大包小包的礼物(真的有那么多人会懂/ 会买你想要的礼物咩?),朋友笑说这是商业行销的成功。原来圣诞老人是存在的,只是他们已经化身在这些城市人身上了(那小镇的孩子怎么办?)

Monday, December 03, 2007

SB-400 Bounce Card


经过不断的试验,改进,修改。哈哈哈。。。经过几天的努力总算把我的SB-400 Bounce Card(反光板)弄出来了。因为市面卖的都好贵而且也不见得实用所以自己就动手做。自己动手做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嗯。。。应该给她取个名字,可是该放什么名字咧?

Saturday, December 01, 2007

告示牌


有一天经过某个建筑物走廊,看到两个告示牌,其中一个有趣的四语告示牌。只看懂其中三种语文,但是国语的那句写得好像有点怪怪的,写到好像有个人在那边苦苦哀求你别在他的地盘撒野似的。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