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5, 2017

港漫回忆录


照片出处:商务印书馆

随着香港漫画日渐式微,近年大家都纷纷在缅怀过去的辉煌。庆幸我小时候来得及参与其中,虽然没花大钱买完全部。

到了中学时期倒是买了一些,及后期出社会工作之后也一直都有买港漫的习惯。当然这时期不再局限于黄玉郎的漫画了。利志达,冯志明许景堔,马荣成,温日良等等都有追看。

关于港漫的没落大家各有说辞,有者说色情漫画是导因。我不是很赞成,我觉得是漫画工作者一味玩武打才是主因。人都会长大的,你不可能靠一种剧情跟创作方式要他跟你到老。也有人说是网络,但如果仔细观察今天的局面,很多作者跟读者在网络上的交流更频密了,拿不是很好吗?贴近读者可以知道读者要什么,继而发展一套更适合读者喜爱的漫画不是更容易些吗?

以上这些纯粹是本人的个人观点,偶尔耍耍嘴炮而已啦。希望港漫可以再次强大起来,何时?我也不知道。反正有人赚了大钱就躲起来,有人还在坚持理想。看看玉郎传奇里头他记载的就会发现,当年他也是苦苦经营才有当年的壮大的漫画企业。现在能不能再来一次真的没人说得准。期待啊~


Thursday, October 06, 2016

反正就是有点黑




广东话,头头碰着黑还真的是言之有物啊。近来就是诸事不顺啊。回想每每有好事发生在我身边之后就黑暗期的到来。

上一次很黑的那段时期应该是属于结婚后一个月即被无理无赔偿裁退,这一次就是总算有了自己的屋瓦之后不足一年被“搵笨”,被逼自动辞职。虽说有一个月“花园假期”(garden leave),世间无奇不有不懂那个天才想出来的安慰假期。目前前公司尚欠的好大笔(某些人可能是小钱)佣金仍然是给未知数。耍赖的老板到处都有啊~

家里两老,除了老妈还好,老爸的智力也开始大衰退,人生必经之路又到了另一个阶段了。

然后咧,自己身体好像也出现了点状况(可大可小啊~)

请容许我在这里叹叹气发泄发泄吧。不是自怜自爱,只是想写写东西抒发心情。反正黑夜过后明天的太阳依旧会升起。

Monday, August 29, 2016

无论何时何地都在发生的事。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但当亲耳听到别人提起还是觉得怪不舒服的。明明就是有个顾家的老婆,天天陪他骑着摩托冒着风雨一起越过长堤来工作。但为何就不能好好的专心一意呢?或者感情对某些人来说就不是一个什么值得一提的事?然后给自己一个借口来逢场作戏?

虽然事不关己,但还是觉得怪难受的。因也有一位朋友刚跟他不成熟理智的老婆分开了,离婚了;就因为老婆说她要自由,孩子绑的她太近太牢她喘不过气来。

或许我太鸡婆,毕竟这是别人家的事,与我何干?其实无他。纯粹感触而已。

Tuesday, March 01, 2016

随笔

已经许久没素描了,现在开始要学习电绘。买了画板就要开始,功力再高都需要磨练更何况是三脚猫功夫如我。

摸一摸还真的是不容易掌握,又是全新的软件(怎么这辈子就是要不停学习不同的软件?)。

把心一横买了人生第一个正版的绘画软件。不贵但真的很吃眼力啊!差不多该去配一副老花眼镜了,那天拿来二姐的老花眼镜一戴简直是高清电视的视觉啊!怎办?

总之工具全有了,是时候重新出发了。

Tuesday, January 05, 2016

江蕙-你讲的话



一直都很欣赏青峰(苏打绿)的闽南语歌,今晚意外发现他写个“二姐”江蕙的【你讲的话】。还是那么让人感动。



江蕙 - 你講的話

作詞:吳青峰
作曲:吳青峰

自從你離開了後 只有夢中敢哮
你講的話 你的形影 卡想嘛無採工

你我攏改變真多 最後彼段時間
心內一切 沒講的話 攏寫置一首歌

這首歌 又擱講起 過去甜蜜的心聲
思念的日子 落雨的暗暝
你怎樣攏無看見

你講 無緣的命 無緣的人 總要分西東
我講 有緣的名 有緣的人 才會做你的子
你講 薄情的命 薄情的人 不如將阮放
我講 真情的名 真情的人 咱擱有後世人

我講 真心的名 真心的人 咱留給後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