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07, 2006

记西西。


一直来对文学都不很热衷的。记得中学的时候因任职图书管理员之便可以以更长的时间借贷图书馆里的书本,那时甚至借了本散文看了三个月都没看完,中文程度可见一般。哈!
喜欢西西是从子屋开始的,大家都好喜欢她的文字。当想到香港我就想到她的“我城”,“肥土镇”,“剪贴册”等。

至于西西较为人知的作品要算是“像我这样的女子”及“哀悼乳房”了。“哀悼乳房”,一部记录了她在一九八九年罹患乳癌的全纪录。(新加坡女记者傅丽芬的“逗糖记”也是描述自己的患病经过,不同的是后者患的是糖尿病。)

在网上找到西西的这篇散文:

摇椅
当我六十四岁的时候,我想,我会坐在我的一张摇椅上,想起你。你是谁,我当然记得,但现在,我把你忘记。你说,就这样决定了,我说,就这样决定了。你说,我终于也变成同一间厂里出品的一种面具,并且为自己敷设一层人造的皮肤。你高兴怎么说就怎么说。你是一幅美丽的波的釆尼,而我买不起。不过,我是记得你的,你以为我的记忆如一块黑板,片刻后就被抹成一片空蒙么。我如今是把它们搁在一个阁楼上,把它们藏在一个橱,此刻,门是掩上的,门上没有玻璃。我怎样把一些记忆收藏,记忆又如何被排列组合,我都记得,我习惯整理出井井有条的秩序。然后到我六十四岁的时候,我的记忆都如梨,我将细细咀嚼。我一定会坐在我的一张摇椅上笑,觉得我或者也傻也荒谬,甚至认为我不该浪费一个美丽的橱来盛载记忆。啊,我到今日仍如此天真,我何以要去遥想为数千个明天以后的事。明天来临时,我难道就会有足够的能力去购置一张摇椅,以及拥有那方能够容纳一张摇椅的空间。我难道又能够活到六十四岁的年龄。明天不外是一个奢望,我根本不可能在六十四岁的时候,坐在一张摇椅上想起你,因为你,和我的摇椅,和我的六十四岁,都是无云的雨天。

选自《剪貼冊》版权归作者所有,如喜欢请购买正版作品以支持作者。


不知她是否还安好?愿她早日康复!

3 comments:

cokebean said...

哇,豪哥你也是椰子屋的喔,没听你说过的

Hor said...

很多东西都被我“酷”外表隐藏了。哈哈哈。。。
当年你只顾鬼混那会知道这么多啦!

Cokebean said...

西西,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