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9, 2006

那又如何。






车向前奔跑,风被割破,时间在走,景物被抛在后头,我在车里看。时间是傍晚,地点是兀兰关卡,终点是家。距离多远,没印象,对不起真的不记得了。一直都很害怕来这里,长长的车龙,讨厌的车笛声。越是恐惧越需要面对,是真的吗?逃避就是懦弱,这不是我说的。“说了又如何?并不会像拉哈百一样变成蛇用肚皮走路。”

2 comments:

sindy said...

为了生活,为了学业
整天需要搭长途车是一种无奈。
讨厌塞车。
一种可以把人的意志里和耐心完全磨平的事情。
就像讨厌到PUDURAYA搭巴士。
会遇到
塞车,拥挤,扒手,怪叔叔,
买不到巴士票,
搭不到巴士,
再不幸一点还可能会上错车。
悲 ~~ @_@

Hor said...

尤其Puduraya的室内空气污染指数一直是个迷。

每次回家总要经过一番折腾才上到巴士,
不幸的话巴士还可能坏在路上,
然后看到司机悠哉闲哉的抽烟聊天等救兵。

这么多年了,我在想究竟隔壁的那个传说中的巴士总站要建到什么时候啊?

唉。。。看来异乡游子还得继续在那里呼吸“新鲜”空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