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5, 2006

2006 年尾


今天到植物园拍了些照片,看见水鸭在湖中央游玩嬉戏。不禁想到续老家昔加末后也沦陷的麻坡。不知道朋友的情况如何了。不敢乱打电话,在这非常时刻电话是很重要的。真担心,希望都无恙吧!

老家水退了但永平的水患让我回不了家。听说外婆家所有东西都坏了(水淹屋顶怎可能不坏?)

窗外又下起雨了,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2006的十二月就在这样的一片凄惨,狼籍中度过了冬至,圣诞。

2 comments:

ShuFen said...

水患已过了吧? 现在境况如何?
但愿一切安好。

Hor said...

对,都过去了,剩下的重建工作。